談紙本書與電子書排版二三事


最近新購入台灣 Readmoo 讀墨出品的 mooInk+ 電子書閱讀器,亦成為本人第三款電子書閱讀器產品。從最初「誤入歧途」在日本購入 Kindle Paperwhite 3 ,開始接觸電子書,再到有一定認識後升級至 Boox Note ,然後今次回歸初心的 mooInk+ ,三款產品均各有定位及用處。

此產品早於去年首發,網絡上不乏各位先進同好分享開箱文及心得文。由於產品硬件未有明顯改變,只有內部韌體升級,使用上亦無大幅度改變,故此恕本人略而不寫體驗文。如果你對電子書有興趣,想更加了解這方面,可以參考栞的心靈角落〈如何挑選你的第一台閱讀器?是Readmoo mooInk、Amazon Kindle、 Kobo Forma、HyRead Gaze,還是……?〉;如果你同樣是電子書愛好者,歡迎加入 Facebook 的電子閱讀討論區社團。

為何要買那麼多電子書閱讀器?舊的不好用嗎?

與其說不好用,不如說是完善電子閱讀的體驗

小尺寸有 KPW3 ,大尺寸有 Boox Note ,而 mooInk+ 正好彌補中間。它不致於像 Boox Note 過大,不便攜帶外出隨時取用;又不至於螢幕太小,無法顯示更多更豐富的資訊。如果說 KPW3 是文庫本袋袋書, mooInk+ 便是尋常的廿五開本,兼具攜帶與舒適的折中方案。

當然尺寸以外,還有內容。 mooInk+ 背後是全球最大,也可能是惟一一間堅持提供繁體中文電子書的服務商 Readmoo 。也許你會說 Amazon Kobo 甚至 Bookwalker 都有繁體中文書耶?可是 Amazon 不提供豎排而且數量非常少, Bookwalker 主要是輕小說。想要比較全面廣泛的支援,去掉 Kobo ,便只餘下 Readmoo 。也許它不是最好,但筆者觀望經年,認為時機成熟,可以接受,加之拙作上架,又適逢優惠,便有理由出手入坑。

簡明扼要,可列表如下:

  • Kindle Paperwhite 3 – 輕巧便攜、結實耐用、 Amazon Japan 豐富的日文書籍、網絡上第三方廣泛的支援;
  • Boox Note – Android 系統兼容各種書城如 Bookwalker 和微信讀書等、巨屏完美呈現 PDF 等小說寫作參考資料及論文檔案、劃線筆記;
  • mooInk+ – 兼顧便攜與閱讀舒適度、 Readmoo 海量繁體中文書籍、支援豎排版面、整合線上閱讀社群 Readmoo 分享書、在地化的團隊。

也許有人會說,用手機看電子書不行嗎?就算要買,有需要買這麼多臺嗎?一臺萬能型的不行嗎?我只能說,會問這種問題的人,應該不是電子書閱讀器服務的對象。有些細微的體驗差異與需求,惟有真正的用家才能分辨。

話休絮煩, 且回正題。這一篇文章,我主要想講「紙本書」及「電子書」排版問題。「誒?排版也是問題?」對,排版,真的是問題,而且影響殊大。我反而好奇,為何網絡上好像缺乏有關這方面的討論。難得本人擁有出版、排版、設計的經驗,又參與過紙本書的校對,甚至自炊過電子書,長期累積一點小小的心得,希望拋磚引玉,略談一二。

如果說「書」是載具,「排版」就是「內容」的表現方式。理論上載具不同,表現方式亦相異。例如同樣是文字與圖片,雜誌有雜誌的版面設計,報紙有報紙的版面設計,圖鑑有圖鑑的版面設計……除去閱讀的對象外,影響至大者,當然是載具的大小尺寸。你的紙張如何,你的版面也必如何。

理論上每一本紙本書的製作,都是獨特且不可複製的。封面、封底、書腰、書脊、內封等等還只是最基礎的表面功夫,以至內容如何鋪排,都是一門學問。視乎用途、讀者取向、服務性及內容,而各有差異。要仔細說明,可能要本人寫好幾篇文章。但萬變不離其中,就是視線誘導:讓讀者的眼睛,最先往重點聚焦,然後舒適地讀完一整頁,吸收上面的資訊。

說易,不易;說難,不難。

因應各種需要,紙本書亦有不同的大小尺寸。除普遍的廿五開本,以及可以放入口袋的文庫本,還有十八開、卅二開等等。以上還只是「主流」,「非主流」的更有短廿五開、變形十八開、變形卅二開。再誇張一點的,你有見過故意設計成古代長條狀奏摺、梯形三角形五角形、挖空封面、仿毛邊本、書脊補釘孔串聯等等的書嗎?

書本裝幀設計,只有你想不到,沒有不可能。我在圖書館工作,早已司空見慣。

之所以有如此眾多奇特的設計,那怕有無數解釋與說明,但真正原因只有一個:作者或編輯認為這種方式最能表達自己的風格思想,是心目中最理想的呈現方式

拿詩集舉例,詩句都是偏短,如果用廿五開會顯得太巨大,留白過多。換成比較細小而且長條狀的短廿五開或變形卅二開,正好能適量地顯示,更體現出詩的短小精幹。同樣地沙龍、畫集、繪本,同樣是圖片,也會選擇印製成不同尺寸的書籍,以最優秀的方式展現內容。是以有人會認為,紙本書都是藝術品,皆為頃注人的心力成就。

然而這一切精巧的設計,卻在電子書中蕩然無存。

電子書的表現形式千變萬化,視乎不同載具而有分別。比方說,那怕是同一本書,手機和電腦上呈現的版型差天共地。情況有點類似網頁設計,開發出響應式(RWD)來解決跨平台及適用多種螢幕尺寸的需求。電子書亦然,遵從國際數位出版論壇(IDPF)提出的 EPUB3 標準規範,通過由 XHTML 與 CSS 構成的流動版面設計,讓它可以自動適應不同平台的畫面,享受一致的內容。如果你想更加瞭解 EPUB3 ,可以參考 “Epub Format Construction Guide" 這篇文章。另外 Readmoo 亦有出版《Readmoo讀墨電子書製作準則》,比較深入淺出。不獨為 Readmoo 平台,也可資為其他平台入門參考。

不過這種「自適應」的設計,卻徹底破壞作者與編輯原先為紙本書設計的呈現方式。因為要遷就不同的平台與螢幕,劃定通用的準則,反而令電子書的排版步向「齊一律」,失去了原來紙本書排版百花齊放的繽紛個性。

尤其是電子書閱讀器,各位可以嘗試於數部裝置上,打開同一本書的 MOBI 或 EPUB 檔案,並排在一起,瀏覽內文。除去速度等細部分別外,外觀上殊無區別。全部電子書閱讀器,所有顯示內容,都是擠在那塊 4:3 300ppi ,由元太科技提供的電子紙屏幕上。

縱然讀者將電子書內的文字放大縮小,間距加闊收窄,但表現的形式卻殊無二致,就是在一塊螢幕上顯示文字,幾乎不再有像紙本書的體驗差異。比方說紙本書你可以文繞圖、或圖繞文,或將文字斜置在圖片旁邊,或以拼貼方式堆砌文字等。然而在電子書,卻必須受既定的規範,一律一行行一段段。令本人感到奇怪的是, EPUB3 所謂支持 XHTML + CSS 語法並非完整全面,有些原本 WEB 上能夠通過 CSS 佈置的特殊效果都不能使用。圖片歸圖片,文字歸文字,表格歸表格。看上去是自由了,其實反倒不自由。

那怕將來推出彩色的電子紙, EPUB 改革至 4.0 。但如果人們的觀念仍然停留在「電子書」是「紙本書」的數位版,也就是 Soft copy 與 Hard copy 之別,那麼上面提及的問題,恐怕永遠無法解決。

一言以蔽之:「紙本書」和「電子書」是兩種完全不同的事物

我相信讀至此處,一定有人提出質疑。那麼我用一個比較相類的事物說明:你會將「自行車」與「機車」視為同一事物嗎?

誒?兩者不都是前後兩個輪子,只是一個用腳踏,一個用燃油引擎發動嗎?

當然不是。

從工業製程、生產線、用途、功能性,以至配件,已經是兩個不同的市場。同理,電子書其實已經形成一個新的生態。可惜截至現在,不光是讀者,連出版社以至電子書平台的供應商,還是陷入「電子書」即為「紙本書」數位化的固有觀念。

我們大部份人,仍然以「本」來數算電子書;要求電子書有紙張的質感及體驗;執拗地需要頁數、書籤;藏書要書架整理;甚至乎電子書內仍然如同傳統分章分節分回目。

在電子書閱讀器上讀者可以隨時看隨時停,文字自由放大縮小,自由戳取書籤紀錄進度下,傳統紙本書的分章分段分頁都變得不再重要,更遑論強制字數與長度。

一如前面提及的《Readmoo讀墨電子書製作準則》,在「 8.2.1 內容(字數)規範」內,它舉出幾個必須條件:

  • 單一章節字數 < 80000
  • 全書字數 < 175 萬

這個令筆者頗為莫名其妙,電子書又不是紙本書,無厚度重量的拘束,怎麼還要限制字數呢?紙本書怕太厚太重,讀者不方便攜帶握持,而且頁數太多亦令售價上漲,才需要字數限制。那怕我的電子書就算寫十億八千萬字,佔用 100MB 空間,還是能夠容納於薄薄的電子書閱讀器內。雖然不排除是因為 mooInk 的加密演算法無法處理太長的章節,才會提出此條件;但撇開此點,之所以會有這種既定的觀念,終究是受傳統紙本書影響而來。

最初發明電子書時,無論是銷書的賣書的,均是傳統讀書人出身,受傳統紙本書的觀念束縛,單純視為紙本書數位化。同樣類近的情況,可以引電郵為譬喻。最初電子郵件橫空而生,顧名思義,大家還是視為傳統書信郵件的電子化產物。有「寄件」「收件」的概念,要有「寄件地址」,來信也要分類在不同的「信匣」中,還有「已讀回執」呢。明明已經電子化數碼化,但是各種概念及應用仍然沿引傳統。直到 Gmail 橫空出世,廢除「信匣」概念,轉為「標籤」,打星號,用搜索摘要取代分類,大家才慢慢適應這種新的處理電郵方法。

新的事物不可能憑空創造,必然自舊有的轉化而來。正如我們仍然保留「卷」「冊」等書籍量詞,這些都是古時竹簡卷軸演化而來;村也是,至今仍有用「條」來數算,因為古時村莊真的是依路傍河建立。故此電子書很多既定的觀念沿襲紙本書,乃是常理。但用紙本書的觀念束限電子書,卻非長久之理。

紙本書與電子書,應該如同自行車及摩托車,已經發展為兩種不同的產品。既然是兩種不同的產品,在排版上亦應有相符的取向,而不是強求一致。遺憾地以現況而言,這種想法過於理想,不切實際。出版社大多數同時擁有紙本書及電子書的出版權,為節約成本,紙本版及電子版製作過程必然要求兩邊互通,而非兩邊各特別訂做一個版本。就算有心有力針對紙本與電子兩個平台,搞兩個不同的版本,也可能因不符平台規定而無法上架。

為成本與安全起見,不免取最保險的方法,連帶紙本書都遵照電子書的 EPUB3 規範。看似完美公平解決,但最終犧牲了書本排版的多樣性。所以有些排版比較精美的書籍,索性不想電子版,又或是丟出 PDF 檔案。

不釐正兩者之別,則無助解決問題。惟有意識兩者是相異之物,用兩種不同的排版設計,甚至考慮革新現有的 EPUB3 ,打破某些既有成見與邏輯,方能讓電子書更進一步。

參考 Readmoo 的報告,其實近幾年已經出現「 原生 」電子書:直接跳過紙本書,一步到位以電子書出版。這種現象並非首創,早於本人唸書時,已經有「電子報」這產物:不是印刷成實體的報章,而是電郵寄發的資訊讀物,算是最早期的「原生電子讀物」。不過那時尚未有電子閱讀的概念,只是作為一種行銷的手段。無論如何,變革,早就悄悄降臨。

那麼接下來略為獻醜,挪用拙作《溯迴之魔女》,實際列舉一部份內容以作佐證。之所以引用拙作,皆因本人前後均有參與紙本版的四校(可惜成書後仍然勾尋出無數錯漏,實屬罪過),能具體細述內容經過。試圖通過紙本書與電子書的比對,側面反映兩者排版上的區別。

書本的封面,電子版直接沿用紙本書的圖檔,兩者並無太大差異。不過若然閱讀器的螢幕不夠大,便難以清晰看見封面上白色的小字。其實我覺得封面不需要那些字,單純是宣傳用罷了。作為電子書封面,縮圖後仍然能夠清楚看見《溯迴魔女》四字,還是可以接受。

「之」字呢?畢竟是虛詞,就標題設計上,可以接受一定的削減。總體而言,這個封面很滿意,再次感謝星遥ゆめ繪圖!

竊以為上面三圖,可以明顯看到從初稿至成書時「目錄」的幾番變化。

最初是統一豎排中文,後來改為橫排(內文維持豎排)。最後成書的 BOD 版則調整間距,剛好鋪滿前後兩頁。既令各章目標題具有寬鬆舒適,同時不致有太多留白,妨礙觀賞。

將標題從豎改橫是出版社那邊的主意,本人覺得甚妙,也就沒有修改。緣何甚妙?理由有二。

一者,橫排下更為充份利用廿五開的版面

目回對仗的標題,只要稍為置齊對準,就像疊房子般組成一堵牆。如果它是詩,每行字數相同,看來方方正正,也就是「豆腐乾詩」。具有形式美及規律美,於排版設計上,是十分好的素材。

從一版可見,豎排不是不行,而是令頁面下面過於空白。身為廿五開本,豎排一行可容四十四字,橫排一行可容十八字。七字對聯,上下相連包括中間空格為十五字。理所當然橫排下更為容易鋪滿版面。事實上成書之 BOD 版亦恰如預期,齊整有致。更何況配合注解的年月日,各部份清晰直接,一目了然。

再者目錄橫排,其實是配合後面與內文交互的視線誘導。關於這一點先賣個關子,我們改為看看電子書下「目錄」變成甚麼樣子。由於筆者購買的是 Readmoo 平台版本,故此本文內所有電子書版面均以 mooInk+ 示範。

mooInk+ 無擷圖功能(虧我智障地不斷按螢幕對角線卻毫無反應,上網查看官方說明才知道根本沒有這個功能,媽呀這功能很基本的行不行?),只好拍照解決。

電子書的目錄是根據內文的章節分段,自動構築而成。一按就能跳轉,看似很方便,但正如我先前所述,在紙本書上的設計完全不見了。尤其最嚴重的是附帶的日期,清楚標示各段劇情發生的時日。奈何本人如今才察覺,電子書是完全沒有標記。

假如閣下是電子書讀者,會不會感到困惑?

暫時是毫無解決方法,要麼獨立在電子書加多一頁標明各章目年月日,那樣未免有點多餘。如果在各章目的標題中附加,連帶目錄都會串連那些年月日,變得累贅。畢竟是全球統一規範,自然難以容納另類與特例。

也許有人會說,你直接在內文寫不行嗎?由於故事涉及時間輪迴,內文總是不免其煩說明目前是何年何月何日,然而仍感覺不具體,不如直接在目錄注明更直接具體。

事實上四次校對時均為紙本書,電子書的版本筆者也是事後發售掏錢購入才得睹。有這次的經驗,希望下次會處理得更加好。比方說現在撰寫的第二集將會更加複雜,故事內八位死者的死亡年月日時分,都有精確的調查紀錄。既然電子書無法兼容紙本書的目錄標示法,也不可能要求出版社特別為電子書另闢新版,只好從內文入手,想想如何處理。

接下來便是紙本書內橫排標題與豎排內文雙方交互下,如何對讀者進行視線誘導

四校時已經與目前紙本書無異,故不再拍攝紙本書作對照。

事先聲明,本人事前不知道內頁黑白插圖,此乃出版社安排的。不過對本文議題關係不大,略之。與目錄同樣,為何會由豎排改橫排?

當讀者讀畢楔子,揭開新一頁時,便見到橫排的第壹回標題,隨後是豎排的第壹回內文。這種豎>橫>豎的排版,其實也是一種視線誘導,不過作用是打散讀者既定的習慣:當讀者的眼珠適應自上而下,自右而左的掠動,驟然切換為左上右下的橫掃,無疑是中斷閱讀的流暢度。

沒錯,本人就是要這樣的效果。

很多人提倡「快讀」,我卻是主張「慢讀」。尤其是推理小說,更加要靜心下來,細嚼細思。當讀者眼球習慣豎排文字,往往會一目十行,越讀越快。而根據相關研究指出,豎排閱讀下眼球的移動範圍更大,長時間的閱讀可能會導致疲勞。適時利用各章目的標題重置,打破既有的閱讀習慣,有助妨礙諸位讀書速度,以及讓眼球休息一下,端是用心良苦。

理所當然,這番用心在電子書上完全看不見。

無插圖是小事,先不管慘遭砍腳的仗聯,橫豎交互的美感設計都不見了。豎,全部一齊豎;橫,全部一齊橫。至少就本人所知, EPUB3 是不尤許同一版面內有橫有豎。

其實這點不難理解,那怕像報章雜誌,其電子書版面都是變得齊齊整整,合乎規範。合乎規範並不是錯,問題是那個規範尚不夠靈活,不能包容更豐富的變化。故此目前而言,強行要求電子書與紙本書劃一,其實有弊無利,因為電子書根本無法追及紙本書的排版設計。拙作是小說,純文字還好,換作其他類型的書籍,恐怕問題更加嚴重。

另外稍稍提及內文段落排版,原本一校時僅是將內文夾雜的詩詞以「斜體」標示,本人則統一為「前後空隔一行」、「內文縮排」及「斜體」,如是者與內文有明顯的區間,讀者一目信雅明亮,閱讀時不易混淆。

「前後空隔一行」、「內文縮排」及「斜體」等,都是現行 EPUB3 規範下可以辦得到,所以電子書上亦能辦到同樣的效果。

「斜體」在構思中的《觀劇之魔女》另有妙用,已向出版社報備。這樣的安排也是為將來打算,以免日後排版時產生問題。

這處不得不稱讚一下日本的出版社,他們的電子書在合乎規範同時,亦有針對性編排。他們往往嘗試在電子書閱讀器上利用字型、粗體及縮排等呈現出具美觀及易讀的版面,甚至圖片解析度都有特別處理。

最後還是想談一談封底,如果大家是在書局偶遇拙作,有否留心過封底的設計?

各項設計因素中,封面最先躍入讀者眼簾。尤其是新書鋪貨至線下書店,躺在書店平台上向往來讀者招搖時,大抵就是靠封面美色施行誘騙。過了新書銷售蜜月,從平台丟到書架上,就只能靠書脊丁點目光乞求讀者留意。當連線下書店都下架,僅存線上書店時,封面便是最後的救贖,稍微在頁面上刷存在感。

以上是作者與出版社無法控制的狀況,我們至多是設計一個能吸引人的封面。至於吸引多少人,卻是聽天由命。

人生一寸先は闇。運は天に任せて、与えられた仕事に全力で取り組む

任天堂的「祖訓」,一直銘記在心。我盡了力嗎?我能做得更好嗎?能否再進一步呢?在不斷的思考後,我毅然對封底動手腳了。

一般人被封面吸引,受騙取起書本,多數會先看看封底,至少瞭解這本書的內容,以及有何特點。由於眼珠子一掃而止,過程可能只有區區一兩秒。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,那怕文案寫得再好再吸引,都比不過一段精彩的短影片入腦傳神。

我們沒辦法每本書的封底都放置一臺播放器播放影片,然則如何讓讀者拿得久一點,甚至留下深刻的印象?

「魔女之庭」系列第一部,

即將揭櫫一個離奇怪異的新世界!

如果以視線誘導的原理,根據封底的用色與文字大小,相信高達百分之八十的讀者,優先會看到這兩行大字,然後是下面的推薦人名單。此處本人靈光一閃,稍稍改動文案,將「揭櫫」一詞放進去。還特別向編輯聲明:字要大些,最好放中間!

尋常掃讀封底,大抵花費一兩秒。因為中間插入一個罕僻字,估計可以延長至三四秒。當你的眼鏡掃至「揭櫫」時,會因為不會唸而打斷。此時讀者有可能含糊跳過,又或直接看其他部份。那怕對方將書本放回原位,腦海都會有一段時間記得那個罕僻字。無論如何,讓他們在手上多拿一秒,從宣發與吸睛角度而言已經是有賺了。

至於之後會不會買書嘛,聽天由命吧。

可是以上理論只限紙本書,電子書嘛……根本沒有封底耶!就算有也沒有用,因為讀者不會一打開書本就直接翻到封底。封底的宣傳文案,變成網頁上冰冷且平凡的文字,已經失去大部份特色了。

逛線下書店你可以一眼飽覽一堆書,厚度大小色彩各有不同;線上書店卻只有劃一大小的封面縮圖,想瞭解詳細只能逐本點擊跳轉至專頁上。電子書平台上書籍的書介文字,幾乎統一為純文字,無任何特效。畢竟網站上數百萬甚至千萬本書,所有書籍資料均是單純用 SQL 讀取 Database ,怎麼可能專門為不同書做不同的區別?倒是有些電子書平台的網站,將書介文字置在書籍購買頁面的下半部,讀者要往下拖動才看得見,更顯隱蔽與不便利。故此電子書市場非常容易出現馬太效應:讀者往往直接搜索知名作家、當紅作家、熱門作家的書,冷門的無名的小眾的作家更難突圍。不過本文並非探討電子書銷書相關的範疇,此處表過不提。

總的來說,封底那份文案設計,只是線下有用,線上實用度及吸睛度大打折扣。

Amazon 、 Kobo 與 Readmoo 等幾大電子書平台,他們製造的電子書閱讀器是封閉格式,只支持自家平台購書與閱書,全部封閉管控下擁有高度良好的體驗與穩定性,偏生最關鍵的書籍內容卻不是由他們負責。故此有時候有人投訴某某電子書版面走位之類,縱然向賣書的平台反映,它們亦甚麼都做不到。因為這不是他們的錯,而是提供書籍的出版社的錯。

不妨設想一下,電子書出版業,應否從出版社手中,分發予電子書平台負責呢?如果成功分離,紙本書歸出版社,電子書歸電子書平台,由平台自行製作電子書,便順利解決這「最後的一哩路」,從硬件到軟件再到內容深度整合。比方說 Readmoo 的《犢月刊》,以至 Amazon 旗下的 Audible 推出有聲書,都是嘗試一條龍整合,為自家平台提供最適切的內容。

身為作者,親歷紙本書的製作,又用相關知識比較電子書,算是難得的經驗。大體上的分享也就這麼多,旨在拋磚引玉。惟人微言輕,也許諸位有不盡同意之處,亦希望一起討論,讓華文電子書市場發展更好。無論如何,我依然相信電子書需要與時並進,撇開紙本書的思維。正如手機介面,從最初擬物化步向今天平面化。對我們這些小時曾經接觸紙本書的人,會將電子書視為紙本書數位化,是習慣使然;然而對新世代浸淫於數碼產品的年青人而言,電子書就是電子書,他們未領受過紙本書的洗禮,說不定會走得更前,將「本」「櫃」「籤」「頁」等既有概念摒棄,顛覆電子書的成規,創造出新的未知的元素。

曾接觸過一些比較創新的電子書,破除「頁」的迷思,全部內容打散再重組,以豐富的互動元素構築成「書」,帶來新穎的閱讀體驗,當然成本亦隨之上漲。也許不是一時三刻可達,又或受現實客觀條件左右(例如是權利人、版權代理以及通路商等),但我相信電子書的未來仍然有無限發展的可能性。正如我們這些老 IT 人一路從古早 Web 1.0 時代走過來,怎麼可能想像到會活着迎接 Web 5.0 的誕生?

畢竟大都市寸金尺土,大家的居住空間越來越少,購買紙本書快成為一種奢侈的生活態度了。

對「談紙本書與電子書排版二三事」的一則回應

  1. 謝謝你引用我的文章(拜)。
    另想就一個點回覆一下,目錄問題如果出版社有心要做的話,可以還是在書前加入兩頁版式,那就可以維持原本的目錄設計,讓大家看到作者原本的巧思。

    • 你那篇文寫太好太詳細,省得本人額外花時間說明(笑),而且持續更新,沒有不推薦的理由。
      (小聲)其他出版社不知道,但我這本從頭至尾校對的都是紙本版,電子版是從未見過,估計出版社也不會額外校對及設計新的。
      這樣問題就來了,現在撰寫的第二集我有些想玩的新元素好像只適用於紙本書,未必順利引渡到電子書上。也許屆時厚顏問出版社拿電子書版本再校對多一次。

      • 一般出版社也不會給作者校對電子版,更鮮少做得跟紙本書一模一樣。有些你提出的問題,並不是出版社做不到,而是出版社有沒有做,這牽涉到每個出版社對於電子書的認知多寡,及投入多少人力,有很多出版社做得非常用心,但也有許多出版社轉檔了事。

        我之前也幫公司做了電子書,給你參考。
        https://twinsyang.net/archives/21194

      • 對不起,連日趕稿,現在才回覆。
        前身為 Web Developer ,處理 CSS 之類完全駕輕就熟,不過問題是出版社好像從來沒有給電子版予我過目。
        現在考慮第二集時問他們索電子版一併校對,不過問題是我想在第二集加入一些有趣的特效,與紙本書區分。電子書加推理小說,應該有些特別的玩意可以做出來,定必「前無古人」。
        屆時再看看出版社有何打算,會否配合本人任性胡為。先完成第二集再說XD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